快捷搜索:  as  as~!@  as~!@#%^  as!~!@#%^  test

辞去稳定工作前往重庆拳馆打工 成都水电工追击

刘明东

刘明东

本周六,2018赛季“我就是拳王”民间擂台赛成都赛区将再次开打,在这项比赛中,经常会出现各种奇人异士,比如在去年12月底进行的上赛季比赛中,就出现了“一位成都的水电工一路杀进65公斤级决赛,最终面对专业散打运动员打满3节、血洒拳台,最后夺得亚军”的故事。

这位水电工“拳王”名叫刘明东,成都彭州人,梦想中能像综合格斗世界中另外一位赫赫有名的水电工、前UFC冠军康纳·麦格雷戈(外号“嘴炮”)一样能够逆袭成为大人物。在拿到那次比赛亚军后,刘明东不顾家人反对,辞去自己赖以为生的水电工工作,前往重庆一拳馆内打工,只为能够打开一扇通往职业搏击世界的大门。

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“梦想”,放弃稳定而轻松的工作,并与家庭“决裂”,这样的选择到底值不值得?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前往重庆,采访了这位冲向“拳王”的水电工。

修水电 没打拳有意思

在重庆冉家坝的一家名为“龙门综合格斗馆”的拳馆内,记者见到刘明东时,个子矮壮的他正从楼下搬了一箱装修材料上来,“拳馆正在装修,12月才开张,我先帮忙做点杂活。”实际上,做杂活,也是过去接近十年的时间里,刘明东主要从事的工作。家住成都彭州的他从小学习成绩不好,读完初中后,勉强读了几天职高,“发现自己实在不是读书的料,家里也觉得早点工作挣钱是正事”,辍学后的刘明东开始了颠沛的生活,“在工地上切过铝合金,在大街上发过传单,在饭店里面当过厨师,反正干过的活路太多了。”直到前几年,他才进了当地一座水电站工作,“主要就是日常巡视,做一些水电工作。”

用刘明东的话来说,这份工作稳定而清闲,“一个月两三千元的工资,撑不死也饿不死,平时有大把时间空闲,也不知道做什么。”日子过得太悠闲,自然心宽体胖,身高刚过1米6的他,体重也有160多斤,“完全是正方形了,所以想着运动运动减减肥。”最终他选择了格斗搏击,“因为之前在网上看过一些MMA(综合格斗)的比赛视频,觉得非常刺激,比修水电有意思太多了,所以平时有空就练。”

起初刘明东也没什么门路,不知道该如何去练,他只有在网上找教材自己摸索,后来加入了一些彭州搏击爱好者的微信群,跟大家混熟了之后,才接触到一些稍微正规点的格斗知识。后来,他到了一位朋友开在新繁镇上的拳馆学拳,随着技术的提升,内心也慢慢有了一些不安分的“想法”。

一场比赛 释放内心“欲望”

刘明东很崇拜综合格斗巨星——前UFC冠军康纳·麦格雷戈,除了后者华丽的技术之外,更因为麦格雷戈跟自己有着相似的经历,出生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麦格雷戈也并非专业运动员出身,因为家境贫寒,麦格雷戈早早辍学打工,靠做水电维修等杂活维持生计。直到19岁时,他发现自己在格斗搏击方面的天赋后,便辞去工作,专心训练并走上职业道路。看着“嘴炮”一场场的比赛视频,在知道他的人生历程后,在刘明东心中,也逐渐有一个成为职业格斗运动员的梦想。

但在当时,刘明东这个梦想,也只能是想想而已,如果没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外力刺激,他可能依然只能在水电站值班,闲暇时间跟格斗爱好者互相交流交流。只不过,刘明东实在不甘心这样的生活,他想找一个“扬名立万”的机会。很快,机会来了,草根搏击赛事,“我就是拳王”民间擂台赛去年有了成都站,刘明东第一时间就报名参赛,并一路杀进了65公斤级决赛,“其实我打65公斤级是比较吃亏的,本身想参加60公斤级的,但称重的时候刚好超了,最后只能去小打大。”在决赛中,刘明东面对的对手,身高比他高14公分,而且是科班出身——前云南省散打队的退役运动员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刘明国依然表现得非常顽强,举着拳头猛打猛冲,步步紧逼,直拼得血洒擂台,给现场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。最终他获得亚军,也获得直接参加今年各赛区擂台争霸阶段的资格。

就是这场比赛,让刘明东更加“蠢蠢欲动”,“打完比赛我就在想,我也不差啊,野路子出身,感觉技术上跟那些专业选手也没有多大的差距,之所以没拿到冠军,我觉得是时运不济。”恰好此时,一个机会摆在他面前,重庆一家新开的拳馆邀请他去当教练,没有思考多久,刘明东就做出了选择:辞去水电工的工作,前往重庆追梦。

期望能够 成为中国“嘴炮”

因为拳馆还没正式开业,刘明东现在的收入,其实跟以前当水电工时没有太大变化,那为什么要放弃稳定而轻松的工作,跑到离家几百公里之外的重庆拳馆来打工呢?刘明东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首先是这家拳馆从巴西请来了水平很高的柔术教练,他可以一边打工,一边跟着柔术教练学习,巴西柔术在综合格斗中的地位非常高,之前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格斗赛事,身高体壮的选手都占有非常大的优势,但直到巴西柔术的出现,完全打破了这一局面,巴西柔术包括了缠斗、地面技术、摔跤,特别适合矮个选手去战胜身高力强的对手。

其次,刘明东说,目前国内的格斗搏击市场,很大程度上被前专业体制内的运动员占据,像自己这样的草根选手,缺乏进入职业圈子的门路,“在这个拳馆,就可以利用拳馆的资源和人脉,为自己今后参加更多的比赛寻找机会。”刘明东认为,在学习格斗术方面,自己是有天赋的,最近几年综合格斗(MMA)在国内也越来越火,参与人群也越来越多,他期待未来自己能够成为中国的“嘴炮”。

想法很好,但要实现起来难度非常大,因为几个月没有进行系统训练,体重增加不少,刘明东说自己已经开始恢复训练,但他完全不懂什么营养规划、饮食规划,减重的唯一办法就是“节食”,“现在中午只吃以前的一半,晚上就吃一块鸡胸脯肉。”但他却没想过,当时他是一个水电工,业余打打拳,现在他的目的是进入职业圈,这样的饮食,是否能够支撑高强度的训练消耗。此外,家人也强烈反对他的选择,“妈老汉儿差点都不认我了。”来重庆一个多月,其间回家过一次,“还被臭骂了一顿。”现在刘明东面临的最现实的问题,就是如果短时间内出不了成绩,又不能被家人认可的话,生活该如何维持,毕竟一人在外,花销还是不小的。

刘明东身份证上是1993年出生,他自己说其实是改大了一岁,但无论是24岁还是25岁,按照职业体育的规律,都早已过了入行的年龄了。记者问刘明东:“你现在才来追寻自己的梦想,是不是晚了点,要是失败了,有没有想过退路?”刘明东认真地回答:“总要试了才晓得结果,如果失败,大不了我又继续去打工,反正还年轻,有纠错的机会。但如果试都不试,等到老了,是会后悔的。”

当然,我们也希望,每一个勇于追梦的年轻人,都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。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何鹏楠 重庆摄影报道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